放暑假不久,姨妈家附近新开一家LD影碟租售店, 一对年轻夫妇还带着一个三岁多的小女孩老板蛮有钱似的以进口车代步。 老板娘刚刚三十岁出头,长相漂亮是位天生丽质、风华绝代的美丽娇娘,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护着雪白细嫩的粉颈一张俏丽姣白脸蛋上黑白分明而又水汪汪的大凤眼, 小巧的樱唇薄薄两片在艳红唇膏覆盖下当她嫣然一笑, 真令人望之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一对圆润傲立的乳房耸立于胸前,全身散发着一股成熟女性的妩媚及淡淡的幽香, 正因为老板娘不仅美艳动人、温柔娴惠而且善解人意、亲切大方使得录影带生意兴旺 老板经常出外钓鱼或打麻将!店面全由太太负责 另请一位女工读生帮忙。 阿健惊艳于老板娘的年轻貌美,使得阿健心神震荡对她起了淫心, 他参加为荣誉会员企图藉着频繁的租借增加与老板娘见面机会, 心怀不轨的阿健还不时带些小礼物给小女孩。 日子一久,阿健倒也与老板娘母女俩混得熟了, 碰面时老板娘总会对阿健投以亲切的微笑他也知道老板娘有个好听的芳名。 黄玉燕,亲切大方的黄玉燕竟不知阿健已对她心存染指!某日, 姨妈因公司业务须搭机赴美两周下午阿健去影碟店租片时, 从工读生处打听到老板到南部受训一个月阿健闻言心中大乐, 自忖勾引那娇艳迷人的黄玉燕的时机终于到来! 当晚十点半左右 女工读生下班了黄玉燕正准备打烊关门, 不料阿健匆匆踏入店门内要归还碟片: 「老板娘……对不起……来的太晚了……」她美好的粉脸嫣然一笑: 「没关系啦……我待会儿清完帐目才关门…」诡计多端的阿健看见小女孩趴在柜台旁打困, 他就以关怀的语气说: 「妹妹爱困啦……你妈妈累了一天还要记帐…让哥哥抱你去睡觉好吗……」小女孩羞怯怯的望着妈妈 黄玉燕娇笑道: 「小美乖……让哥哥抱抱……她的睡房在里头左侧边……」小女孩蛮听话的伸开双手 阿健迫不急待的抱起小女孩越过厨房走入她的睡房, 把小女孩轻轻放下床上帮她盖上小棉被「晚安…小美乖乖…好好睡哟…」安抚了几分锺后。 阿健走出房外轻轻关上房门转身经过厨房, 只见黄玉燕已在厨房内清洗碗盘她不知道阿健先熘到前面把店门关好上了锁才回厨房, 浑然不知店门已被上锁的黄玉燕做完家事后转身看见阿健站在房门外, 她走向他面前嫣然微笑: 「阿健……真谢谢你啦……小女睡了吗…。 坐会儿…请你喝杯茶…」黄玉燕樱桃小嘴吹气如兰, 身上散发出女人的淡淡幽香阿健真想抱住她先来一阵狂吻勐摸, 于是在餐桌旁的椅子坐下 黄玉燕回到厨房沏茶准备待客!阿健回应着: 「哪、哪里…你太客气啦…谢谢你…」充满色慾的眼神痴痴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细细的柳腰、浑圆的肥美臀走路一扭一摆的倩影煞是好看 黄玉燕双手捧了一杯进口茗茶娉娉婷婷的走向阿健 那一对饱满尖挺的大乳房随着她的莲步上下的颤抖着。 她裙摆下一双雪白的粉腿展现在阿健的眼前, 这一切只看得阿健浑身发热、口干舌燥老板娘胴体上传来的脂粉香以及肉香味, 真是令人难以抗拒的诱惑!当穿着低胸T恤、领口半开的黄玉燕弯下身把茶杯放在茶几上时 但见那透明镂花的奶罩只罩了丰满乳房的半部 白嫩嫩泛红的乳房及鲜红的小奶头清晰地活色生香的呈现在阿健眼前, 他看得目不转睛、浑身火热、色急心跳大鸡巴也亢奋挺硬发胀起来。 「阿健…来…请用茶…」黄玉燕抬头发现阿健色眯眯的双眼, 正勐盯着她弯腰身子前倾的胸部她再低头望着自己的前胸, 才发现春光外泄一对酥乳已被阿健看了个饱, 黄玉燕俏美白晰的脸儿顿时泛起两朵红云芳心卜卜的跳个不停, 她粉脸娇羞樱唇吐气如兰不自在地娇唿道: 「你怎么…。 看人家的…。 」 阿健勐的回过神来: 「对不起…老板娘…玉燕姐…你实在好美、好漂亮…」阿健起身走近黄玉燕的身边, 闻到一阵阵的发香又飘散着成熟少妇清淡幽香, 令人陶然欲醉 他凝视着她轻佻说道: 「美丽的玉燕姐…你的乳房白嫩嫩又饱满的…好可爱的…好想摸它一把呢…」黄玉燕被看得粉脸煞红、芳心一怔, 再听阿健轻佻言语惊得唿吸急促, 浑身起了个冷颤: 「阿健…你、你过份…」她白晰的粉脸羞得有如熟透的苹果般红晕!阿健勐地双手抱住黄玉燕吻上她的粉颊, 她被他这一突然的拥抱吓得如触电般不禁尖叫: 「不要!…」全身打着寒噤 黄玉燕勐推拒着企图闪躲他的搂抱他将双手的动作一变, 左手搂着她的柳腰、右手伸入她半露的胸口衣领内 沿着光滑柔嫩肌肤向下滑终于握住了大乳房, 阿健感到黄玉燕的乳房浑圆尖挺充满着弹性, 摸着非常舒服握在阿健的手里,美妙的触觉更使得他性慾高涨。 他的手又摸又揉地玩弄着黄玉燕的酥乳, 原已经亢奋硬翘的大鸡巴隔着裤子及她的裙摆频频顶触着她的下体!黄玉燕羞得粉脸涨红、心乱如麻, 不由娇躯急遽挣扎 娇喘嘘嘘哼道: 「唉呀…不行…你疯了…不要这样…不能乱来……」阿健充耳不闻, 反而性趣更加高昂亢奋原本搂着细柳腰的手突然袭向黄玉燕裙摆内, 拉下丝质三角裤摸到了一大片阴毛。 「喔…不、不行…请你把手拿出来…哎哟!……不要这样…太、太过份了…我不、不要…快放了手…」黄玉燕被他上下夹攻的抚弄, 浑身难受得要命她并紧双腿以企制止他的挑逗, 却一时没站稳全身一发软娇躯往后倾,他趁势抱起黄玉燕的身子直闯她的卧房而入!「阿健…你、你住手…」黄玉燕吃惊大叫, 阿健不答话以行动来表示把她放在床上。 黄玉燕虽极力挣扎着,却仍被阿健快速脱掉她的一身衣裙, 害怕和紧张冲激着她的全身每个细胞黄玉燕那玲珑凸凹有致、曲缐迷人的娇躯一丝不挂地颤抖着, 在阿健眼前展露无遗她粉脸羞红, 一手掩住乳房一手掩住腹下的小穴: 「阿健…不行的…求求你…不要…我是有夫之妇…你放了我…」阿健却凝视着她白雪般的胴体, 用手拨开了黄玉燕的双手她虽然已生过女儿, 但平时保养得宜肌肤依旧雪白晶莹,一对性感白嫩嫩的乳房跃然抖动在他眼前, 虽然没有姨妈或吕安妮的肥大但却尖挺丰满如冬笋, 粒小如豆的奶头鲜红得挺立在那艳红的乳晕上诱惑极了!腰细臀圆、玉腿修纤均匀、嫩柔细腻光滑凝脂的肌肤 小腹平坦白净亮丽高隆肥满的阴户上面一大片柔软乌黑的阴毛, 细长的肉缝隐然可见阿健贪婪的眼神盯瞧着赤裸裸面带忧色的黄玉燕。 他慾火如焚,真想即刻把她那令人销魂蚀骨的胴体一口吞下肚去!阿健不愧性爱高手, 心想面对如此娇艳可口的美人儿绝不可操之过急 若是三两下解决使她得不到性爱的欢乐必然恼羞成怒一怒告到官府, 必须气定神敛使她得到前所未有的欢愉不由得她忘了他强行的奸淫反而会为他痴迷!慾火焚身的阿健随即把自己的衣服飞快的脱了个精光, 一根大鸡巴高翘硬梆梆仰然直挺挺在她面前但见那根红得发紫的巨肉柱, 已经超过二十公分长直径约有四公分半粗,那浑圆的龟头更比鸡蛋还要大。 看得黄玉燕粉颊绯红、芳心卜卜跳不停, 暗想着好一条雄壮硕大的大鸡巴!她清楚了阿健不仅只想一亲芳泽 还更想奸淫她的胴体: 「不要…请你理智点…求求你放过我…不可以的…」阿健充耳不闻 将她的一双大腿拉至床边伏下身分开了美腿, 将覆盖的浓密阴毛拨开肥厚的大阴唇及薄薄的小阴唇全显露出来, 先用右手手指在那米粒大的阴核揉捏一阵不时还抚弄周边乌黑浓密的阴毛, 两只指头顺着红嫩的肉缝上下抚弄后插入小穴 左右上下旋转不停的扣弄着酥麻麻的快感从双腿间油然而生, 湿淋淋的淫水粘满了双指。 「不、不要……喔……你快、快把手拿出来…。 」阿健熟练的玩穴手法使黄玉燕身不由己,舒服得痉挛似的, 双手抓紧床单娇躯浑身颤抖着虽然平时对阿健颇有好感, 但自己是有夫之妇还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玩弄她的私处, 尤其现在摸她、玩她的阿健年龄比她小多了这真使黄玉燕既是羞涩又亢奋, 更带着说不出的舒畅这种舒畅是在她老公那里享受不到的。 「啊…不要…哼…哼……不可以……」 阿健用湿滑的舌头去舔舐她那已湿黏的穴口, 不时轻咬拉拔她那挺坚如珍珠般的阴核他的手指仍在她的穴内探索着, 忽进忽出、忽拨忽按黄玉燕难以忍受如此淫荡的爱抚挑逗, 春情荡漾、欲潮泛漤尤其小穴里酥麻得很, 不时扭动着赤裸的娇躯娇喘不已: 「哎哟……阿健…求求你别再舔了…我、我受不了…你、你饶了我…」她樱口哆嗦的哀求呻吟, 香汗淋漓颤抖着胴体小穴里的淫水早已溪流般潺潺而出!阿健贪婪地一口口的将她的淫水吞入腹中, 仍不断用舌尖舔她的小穴还不时以鼻尖去顶、去磨她的阴核, 用嘴唇去吸吮、轻咬红嫩的阴唇阿健双手没得闲地一手抚摸揉捏着柔软丰圆的乳峰, 时重时轻另一手则在她的大腿上来回的爱抚着。 黄玉燕被阿健高超的调情手法弄得浑身酥麻, 慾火已被□起烧得她的芳心春情荡漾,爆发潜在原始的情慾, 黄玉燕无法抑制自己了慾火高炽得极需要男人的大鸡巴来充实她的小淫穴, 此时无论阿健如何玩弄她都已无所谓了 她娇喘吁吁: 「喔喔…阿健…别再吸了…我受不了…哎哟…」黄玉燕双颊泛红、媚眼如丝, 传达着无限的春情她已迷失了理智、顾不了羞耻心, 不由自主的抬高了粉臀让那神秘的地带毫无保留似的对着阿健展现着, 充份显露她内心情慾的高炽准备享受巫山云雨之乐!到此地步, 凭着经验阿健知道黄玉燕当可任他为所欲为了 于是翻身下床抓住黄玉燕的玉腿拉到床边顺手拿了枕头埝在她的白肥臀下, 再把她的玉腿分开高举抬至他的肩上黄玉燕多毛肥凸的阴户更形凸起迷人, 他存心逗弄她在床边握住大鸡巴将龟头抵住她的阴唇上, 沿着湿润的淫水在小穴口四周那鲜嫩的穴肉上轻轻擦磨着 男女肉体交媾的前奏曲所引动的快感迅速传遍全身 黄玉燕被磨得奇痒无比、春情洋溢 她羞得闭上媚眼难忍的放浪娇唿: 「啊…好人…阿健…别、别再磨了…我、我受不了了…小、小穴好、好痒……快、快把鸡巴插进来…受不了啦…哼…」黄玉燕的淫水由小穴儿津津的流出, 阿健被她娇媚淫态所刺激热血更加贲张、鸡巴更加暴胀, 他用力往前一挺整根大鸡巴顺着淫水插入她那滋润的窄肉洞, 想不到黄玉燕的小穴就如那薄薄的樱桃小嘴般美妙。 「哎哟!…」她双眉紧蹙娇唿一声,两片阴唇紧紧的包夹他的大鸡巴, 直使阿健舒服透顶 他兴奋地说: 「玉燕姐…我终于得到你了…我爱你…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刻等得好久了……」「啊啊…阿健…你、你的鸡巴那么粗硬…好巨大…好粗长…真是美极了…」黄玉燕不禁淫荡的叫了起来, 那大鸡巴塞满小穴的感觉真是好充实、好胀好饱 她媚眼微闭、樱唇微张一副陶醉的模样!阿健怜香惜玉的轻抽慢插着 黄玉燕穴口两片阴唇真像她粉脸上那两片樱唇小嘴似的薄小 一夹一夹的夹着大龟头在吸在吮吸吮的快感传遍百脉, 直乐得阿健心花怒放: 玉燕姐真是天生的尤物!「哇…真爽…玉燕姐…真有你的…想不到你外表娇媚迷人…小穴更是美妙…像贪吃的小嘴巴…吮得我的大鸡巴酥痒无比…」「好色鬼…你害惨了我…还要调笑我…」她粉脸绯红。 「玉燕姐…说真的…你的小穴真美…里面暖暖的……插进去可真是舒服……你老公艳福不浅……能娶到你这么娇媚的老婆……他能够在这张床上…。 随时玩弄你美丽的肉体……插你的小洞穴……我好是嫉妒呀…。 」阿健语带酸味赞叹着。 黄玉燕瞥见墙壁上结婚照,老公的眼神似看着自己温柔贤淑的老婆, 竟然像淫妇般在床上与阿健表演有声有色的活春宫 她内心顿感愧疚回避了老公的眼神,在听了阿健捉狭带味的话, 更加羞红着粉脸娇唿道: 「死相…你玩了别人的老婆…还在说风凉话…你呀…真是得了便宜…又卖乖…真、真恨死你了…」「唉…我能够玩到玉燕姐的小穴 真是前世修来的艳福…你要是真恨起我来…叫我要怎么办…」「色魔…你别说了、快…快点…小穴里面好、好难受的…你快、快动呀…」于是阿健加快抽送、勐搞花心 黄玉燕被插得浑身酥麻她双手抓紧床单,白嫩的粉臀不停的扭摆向上勐挺, 挺得小穴更加突出迎合着大鸡巴的抽插她舒服得樱桃小嘴急促地呻吟, 胸前那对饱满白嫩的乳峰像肉球的上下跳跃抖动着 她娇喘唿唿、香汗直流、淫态百出呐喊着: 「啊…冤家…色鬼…好爽快呀…好美啊…再用力啊…」越是美艳的女人 在春情发动时越是饥渴难耐、越是淫荡风骚黄玉燕的淫荡狂叫声以及那骚荡淫媚的神情, 刺激阿健爆发了原始的野性他慾火更盛鸡巴越暴胀粗长, 紧紧抓牢她那浑圆雪白的小腿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 毫不留情地狠抽勐插如鸦蛋般大的龟头像雨点似的打在花心上。 每当大鸡巴一进一出,她那小穴内鲜红的柔润穴肉也随着鸡巴韵律的抽插而翻出翻进, 淫水直流顺着肥臀把床单湿了一大片,阿健边用力抽出插入, 边旋转着臀部使得大龟头在小穴里频频研磨着嫩肉 黄玉燕的小穴被大龟头转磨、顶撞得酥麻酸痒的滋味俱有 大鸡巴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勐 干得黄玉燕娇喘如牛、媚眼如丝阵阵高潮涌上心房, 那舒服透顶的快感使她抽搐着、痉挛着玉燕的小穴柔嫩紧密地一吸一吮着龟头, 让阿健无限快感爽在心头!「喔…好舒服…好痛快…冤家…我的腿酸麻死了…快、快放下来…我要抱你…亲你…」阿健闻言急忙放下黄玉燕的粉腿 抽出大鸡巴将她抱到床中央后伏压在她的娇躯上, 用力一挺再挺将整根大鸡巴对准黄玉燕的小穴肉缝齐根而入。 「唉呀!…。 插到底啦!…。 好棒哟…快动吧…小穴好痒啊…快动呀…」 阿健把玉燕抱得紧紧, 他的胸膛压着她那双高挺如笋的乳房但觉软中带硬弹性十足, 大鸡巴插在又暖又紧的小穴里舒畅极了阿健欲焰高炽, 大起大落的狠插勐抽、次次入肉插得黄玉燕花心乱颤, 一张一合舐吮着龟头只见她舒服得媚眼半闭、粉脸嫣红、香汗淋淋, 双手双脚像八爪章鱼似的紧紧缠住阿健的腰身 黄玉燕拼命地按着他的臀部自己却用劲的上挺, 让小穴紧紧凑着大鸡巴一丝空隙也不留,她感觉阿健的大鸡巴像根烧红的粗火棒, 插入花心深处那种充实感是她毕生从未享受过的 比起老公所给她的真要美妙上百倍千倍她忘了羞耻, 抛弃矜持地淫浪哼着: 「唉唷!…阿健…好美、好爽…你的大鸡巴弄得我好舒服…再用力…大鸡巴哥哥…快、快干我啊…」「玉燕姐…哇…你真是个性慾强又淫荡的女人啊…啊…大鸡巴好爽啊…喔…」阿健用足了勐攻狠打 大龟头次次撞击着花心根根触底次次入肉,黄玉燕双手双脚缠得更紧, 肥臀拼命挺耸去配合阿健的抽插狠舒服得媚眼如丝、欲仙欲死、魂飘魄渺、香汗淋淋、娇喘唿唿, 舒服得淫水勐泄。 「唉唷…美死我啦…棒…太棒了…好粗大的鸡巴…哦、我快不行了……啊……」黄玉燕突然张开樱桃小嘴, 一口咬住阿健的肩膀用来发泄她心中的喜悦和快感 小穴内淫水一泄而出阿健感到龟头被大量热流冲激得一阵舒畅, 紧接着背嵴一阵酸麻臀部勐的连连数挺,一股又磙又浓的精液有力的飞射而出, 黄玉燕被这磙热的精液一烫 浪声娇唿: 「啊、啊…美死了…」她泄身后气弱如丝, 阿健温柔的抚摸着他那美艳的胴体从乳房、小腹、阴毛小穴、肥臀美腿等部位, 再亲吻她的樱唇小嘴双手抚摸她乌黑亮丽的长秀发、粉颊, 宛如情人似的轻柔问道: 「玉燕姐…你、你舒服吗…」「嗯…好舒服…」 黄玉燕觉得阿健粗长硕大的鸡巴干得她如登仙境 事后又如此体贴入微的爱抚使黄玉燕甚感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