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十多岁,是个不大的小老板,由于经营不错, 员工努力有时工作比较清闲,无事我就上上网, 或者是打打麻将。 上网无外乎看看新闻,聊聊天,更多的就是上成人网站, 我最喜欢的聊天就是跟一些网上的骚妇一起聊, 开放的直入主题……聊性、网做。 腼腆点儿的就先聊点风花雪月的东西,到后来也是对性感兴趣, 男人和女人就是这么一回事。 打麻将打得也不大,本人不太好赌,就是根一些跟我一样的闲人打。 一天,我在网上和一个叫媚儿的小姑娘聊上了。 当时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姑娘,反正资料上是这么写的, 这年头装嫩的很多也不管那些了,就当小姑娘聊吧。 媚儿资料上的年龄是18岁,未成年人,我可是不敢勾引的。 既然满18岁了,那就没有关系了。 还等什么呀?开始聊吧。 聊天中发现媚儿很开放。 尤其是对性是很感兴趣的。 撩拨她几句,没想到她比我还来劲,一个劲的问这方面的东西。 于是我就开始给她发图片,性吧上有很多成人图片, 下载下来之后就给她发过去。 看得媚儿说她身子都软了。 我又给她发小说,小说可能更加的刺激, 媚儿看完就回了句: “上厕所去了!”然后就下线了。 没啥意思了,小姑娘跑了。 我开车从家里出来,去我常去的打麻将的一地点, 不是麻将馆是一个江丽艳的女人家里。 大家都叫她艳姐。 艳姐比我大五,六岁,已经离婚两年了,自己带个女孩过日子。 艳姐的女儿我没见过,虽然经常去她家打麻将, 但她女儿在一个职业学校上学住校,而她女儿回家的时候艳姐就不让我们去打麻将了。 至于什么原因离婚,不清楚。 家庭的事谁又能真的弄清楚呢,管她呢。 反正艳姐很漂亮,也很风骚,所以这一年来, 我总是上这儿来打麻将。 打麻将的赢家要给东道主扔下一些钱,叫做抽头吧。 艳姐也用这钱来添补家用到了艳姐的家里,发现今天艳姐比平日更加的娇艳, 可能是我上网跟那个媚儿聊得来了情绪却没有发泄出来的原因吧。 很快凑齐了人手,开始打牌,艳姐坐我的下家, 我有意无意的在洗牌的时候摸艳姐那白嫩的小手。 艳姐这娘们的手保养得可真是好,白嫩肉感。 被我摸了,也没有特别的反感,只有一次,摸的时间有点长, 艳姐用她的脚在桌下轻轻的踢了我一下。 看来有戏呀。 情场得意,赌场必然失意,这一场下来我大败。 不过,我不在乎,本来麻将打得也不大嘛。 我把我桌面上剩的一些钱也没拿都留给了艳姐。 从艳姐家出来,手机上来条短信,落款是媚儿。 对了,在聊天的时候我把手机号告诉她了。 短信上的内容是约我一起吃饭,想见见我,说我懂的东西太多了, 对我非常的好奇。 我赶紧回短信约好地点,我订在一个不算大, 但很干净清静的小店。 我先到了约会地点,在店里等候。 过了一会儿,手机响了,是媚儿到了。 我到外面一看,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女孩站在门口, 当然就是媚儿了。 媚儿打扮得很性感,化着装,低胸的上衣,下面是短裙, 人也很漂亮大大的眼睛,红红的嘴唇(也可能是口红擦出来的)。 总之我很满意的样子。 我们一起进了一个包间,点完菜,边吃边聊。 开始的时候媚儿还有点紧张,但过了一会儿就很放得开了。 在我的劝说下媚儿也喝了点酒,借着给媚儿挟菜, 倒酒的机会我不时的摸她。 在这种场合下男人要是不占点便宜,女人内心里会不高兴的。 当然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的呀。 到后来,我几乎是一只胳膊搂着媚儿了。 媚儿也软软的倚在我的身上。 我在媚儿的耳边说: “我给我发的图片, 小说好看吗?”媚儿说: “嗯好看。 ”我微笑着说: “想不想自己也尝尝那滋味。 媚儿说: “那会儿,你跟人家聊那事儿, 人家下面湿了一大片呢是不是尿出来了。” 我说: “不是,是你的下面的出来的淫水, 出了水儿下面就光滑了男人的家伙就可以插进去了。 ”媚儿说: “去你的!” 吃完饭,媚儿已经被我揉搓得下面又发水了。 她半推半就的跟我去一个宾馆开房了。 进了房间之后我对媚儿说: “咱们一起冲冲澡吧!”媚儿却自己先进了洗手间, 进去之后把门关上不让我进。 我只好等她洗完再洗。 我冲完澡,围着浴巾出来的时候看见媚儿已经躺在床上在看电视。 我关了电视躺在她身边,伸手把她搂进自己的怀里。 媚儿呻吟了一声说: “我有点害怕。 ”我咬着她的耳朵说: “不要怕,我会让你舒服的。” 说着开始脱她的衣服。 当媚儿只剩下内裤和胸衣的时候, 她说: “你先脱, 我要看看你的。” 我哈哈一笑就迅速地脱掉了自己的全部衣服, 把大鸡巴挺到媚儿的面前 说: “好好看吧, 喜欢吗?”媚儿伸手抓住我的大鸡巴说: “就这么一根肉棒子 为什么那些女人那么稀罕。 ”我说: “等你尝到味之后你也会那样的。 来,也象图片上那亲我的鸡巴。” 媚儿用嘴在我的龟头上亲了一下, 我说: “含进去, 吸它。” 媚儿脸红红的没有作声。 我也不勉强她,动手把她的胸衣解开。 一对乳房弹了出来,虽然不是很大,但非常的挺。 我把她的奶子含在嘴里吮吸着, 媚儿用小手摸着我的头说: “你的年龄应该是我的叔叔了, 还吃我的奶子象我儿子。” 我抬起头说: “我现在只是你的男人, 你的汉子。” 说完又脱下了她的内裤。 我把她白色的内裤放在鼻子下面闻着。 媚儿说: “你闻什么呢?”我说: “我在闻你的味道呢。 我还要到你的那儿去闻呢。” 说着就趴在媚儿的两腿之间,在她那个还没有长出多少阴毛的小屄上亲吻了起来。 弄得媚儿吃吃的浪笑着。 媚儿说: “痒死了。” 我说: “是里面痒还是外面痒啊。 ”媚儿说: “都痒。” 我趴在她的身上, 把鸡巴顶在她的小屄上说: “宝贝儿, 我要开始了我要肏你了。” 说完腰一用力,我的鸡巴顶开了她的两片阴唇, 慢慢地往里插。 媚儿在啊,啊的叫着, 连声说: “疼,疼, 疼啊。” 我不理她,继续深入。 媚儿在下面挣扎着叫着: “啊,你个坏蛋, 疼死我了。 快停下,快停下。” 这时如何能停, 我说: “宝贝儿,不要怕, 挺一会儿就不疼了不仅不疼还会很舒服呢。” 我快速的在媚儿的阴道里面肏动。 慢慢的媚儿的呻吟由痛苦变成了幸福。 我知道她已经很需要了。 我在她的耳边说: “怎么样, 还要我停吗?”媚儿的小手在我的屁股上掐一把说: “不要, 不要停你个坏蛋。” 我把抽插变成了左右的晃动,我的大鸡巴在她的小屄里来回的晃动。 媚儿也开始迎合着我的肏干。 似乎有些不满足我的速度了。 我知道她快要到了,我马上开始快速的抽插着。 媚儿也不停的抬着小屁股,向上顶着。 我喘着粗气说: “我的小骚宝贝儿,怎么样, 是不是很爽啊 媚儿答应着: “啊是啊, 我要上天了快,快,快使劲,使劲肏我。” 在我的一轮勐轰之下,媚儿高潮了,我也在她的小屄里射了精。 媚儿几近虚脱了,软软的偎在我的怀里, 但仍然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我的鸡巴。 喘息了一会儿媚儿问我: “你的这个东西怎么这幺小了。” 我说: “它里面的好东西都被你的小浪屄给吸去了, 所以就变小了。 等它攒足了劲,还会变大的。 媚儿说: “男人的这个家伙可真是个好东西, 这种感觉简直太美了。” 我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说: “是吗?” “嗯, 当然是了怪不得,怪不得。” 我问: “怪不得什么?”媚儿说: “我以前偷看过我妈跟我爸, 当时很不明白我妈为什么那么喜欢鸡巴,她把我爸的鸡巴放在嘴里亲得那个响啊, 被我爸插上的时候叫得别提多浪了。 原来这东西这样好。 ”我笑着说: “小宝贝儿,这回知道好处了吧。” 我们相拥着睡了一会儿,就又开始亲的一轮肏干。 这是媚儿的第二次,比第一次自然多了。 我压在她的身上,把她的腿分得开开的,大鸡巴在她的光滑的小屄里来回的抽送着。 媚儿一边哼哼着,享受挨肏的滋味,一边用手抚摸着我的后背。 我又把媚儿的双脚扛在肩上, 媚儿说: “你又要干什么呀, 又有什么坏主意啊?”我说: “我的小乖乖 一会你就知道了。” 我先是在媚儿雪白粉嫩的小脚上亲亲, 然后把她的双腿压向她的上身近乎把她折叠起来。 媚儿尖声的叫着,但我是不可抗拒的,这样她的小屄被抬高, 我的鸡巴从上向下直插进去。 我边开始抽动, 边说: “小宝贝儿,我这招叫老汉推车, 我现在就用这个姿势肏你。” 媚儿双脚勾住我的脖子抬着圆润白嫩的屁股配合着。 我低头一看,媚儿的屁股沟儿里面满是淫水, 就说: “媚儿你可真是个小骚货,出了这么多水儿。” 媚儿浪笑着说: “你不喜欢吗?”我说: “喜欢, 当然喜欢喜欢你这个水儿足的小浪屄。” 用这个姿势每一下都能顶到媚儿的宫颈,顶得媚儿叫得更欢了。 只听她叫着: “啊,啊,啊,啊,啊,你顶进人家的子宫里面去了。 肏死我了。” 我在她的脚指上咬一口说: “不,我是肏在你的屄芯子上了。” “啊,啊,嗯,嗯,肏在屄芯子上真爽啊, 太好了你太会肏了i 我们极尽缠绵之后,相约两天之后也就是周末, 媚儿跟我一起去买项链。 买完之后当然还是要有一翻大战了。 第二天我跟往常一样去艳姐家打麻将。 不过艳姐的手气不太好,总不和牌。 艳姐平时说话嘴里就不是很干净,现在就更加放肆。 这种无业的老娘们大都这样,我并不反感。 艳姐又打了一张臭牌, 她骂道: “她妈的, 我的手真应该砍掉了。 这是怎么打的。” 我笑着说: “艳姐这么漂亮的小手要是砍掉了, 我得捡回去收藏。” 艳姐说: “别尽说好听的,有什么好看的, 一个四十岁女人的老手了。 今天我和艳姐坐的是对家,大夏天的,我光着脚, 而艳姐穿着丝袜踩着一双拖鞋。 我在下面把脚伸过去,放在艳姐的脚上,来回的摩擦着。 丝袜很光,艳姐的脚很软,磨着很舒服。 突然艳姐的另一只脚丫伸到了我的裆部,在我的卵子上轻轻的踢了一下, 这个骚娘们。 我拴不住的心猿意马,草草打完麻将,等别人走了之后, 我上前搂住艳姐说: “艳姐今天怎么了, 心情这么不好。” 艳姐笑着说: “本来心情真的不好,不过我踢完你卵子之后, 好多了。 ”我说: “你可得轻点踢,踢坏了可不得了。” 艳姐任由我抱着说: “有什么不得了的。” 我把艳姐抱起来,扔到床上。 然后也跳上床趴在她的身上。 艳姐说: “你真要肏我?”我说: “是啊, 要不你以为我要干什么?”艳姐说: “我比你大好几岁呢 你也喜欢吗?”我说: “喜欢当然喜欢, 每当我从后面看到你的大屁股的时候我就想插进去。 ”艳姐笑着打我说: “你这个色狼,艳姐都这么大岁数, 你也不放过。” 我说: “你多大呀, 到了没有欲望的年龄了吗?”艳姐说: “跟你说, 我今天心情不好就是因为昨天晚上我不知怎么了, 特别的想特别的想有个男人搂我,摸我,压在我的身上蹂躏我。 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特别的想。 ”我说: “现在好了,我就要搂你,摸你, 亲你抠你,肏你。” 艳姐真的是特别想要的时候,我们很快就结合在一起了, 艳姐的屄出水儿出得很快很多,挨肏的时候特别的骚, 特别的浪。 我在上面肏了一会儿, 艳姐: 我的好人, 我的亲汉子让我在上面一会儿。” 我说了声好啊,就下来平躺在床上。 艳姐先是低下头,把我那个刚从她的屄里拨出来的大鸡巴含在嘴里, 使劲的吸吮着。 她的涂着亮指甲油的小手还抚摸着我的卵子。 我说: “幸亏刚才没踢坏了。 不然,你还爽不了。” 艳姐在我的鸡巴的根部, 咬了一口说: “我要把你的这个坏家伙咬下来。” 我问: “咬下来干嘛?”艳姐说: “我留着, 等我犯了骚劲的时候就用它来插。 ”我笑着说: “等你犯了骚劲就找我,我把它带来, 这个东西还是放在我的身上比较好 艳姐跨坐在我的身上 用她的大骚屄把我的大鸡巴收进去。 她上下的颠着,一对大奶子在胸前抖动着。 我忍不住伸手抓住。 艳姐颠了一会儿,又开始一圈一圈的转动她的屁股。 这样我的鸡巴就绕着着她的屄芯子在她的屄里转动。 肏屄是个体力活,艳姐已经香汗淋漓了。 我见状就拍拍她的屁股说: “我的骚屄艳姐, 咱们再换个姿势你撅起你的屁股,我从后面肏你。” 艳姐很顺从的跪在床上,大白屁股翘得高高的, 等着我去肏她。 我刚从后面骑上,大鸡巴抽插了几下, 艳姐就开始大声的叫唤了: “啊, 啊啊,啊,啊,快,使劲,使劲肏我,使劲肏我的大骚屄。 我的亲汉子,啊,啊,啊!”这样又骚又浪叫床, 我也受不了在她的大骚屄里交货了。 完事之后,艳姐仍然不肯让我走。 非得让我搂着她睡一会儿。 我就搂着她两个在一个被子里躺着。 艳姐并不想睡,用好怕小手在我的身上到处摸着。 在其重点照顾的是我的鸡巴和卵子。 我当然也不能闲着一双手尽在她的胸上和屁股上招唿。 我的手老实不客气的伸进她的湿淋淋的沟子里, 把我的手指按在好怕菊花穴上。 艳姐问: “你想要干什么?”我说: “你前面的洞我插了, 现在我想插你的后面的洞。 ”艳姐说: “不行,我可不干,后面能肏吗。” 我说: “当然能了。 你没有上过网吗,没看过那些肛交的照片吗。” 艳姐说: “没有,我可没看过。 ” 我说: “哪天我让你看看,让你也见识见识一下。” 艳姐说: “去你的,我可不要插后面, 是不是你们男人都想插后面啊?”我说: “还有谁想插你的后面来着?” 艳姐说: “能有谁呀 我的前夫他总想肏我的屁眼儿。” 我说: “他插进去了吗?”艳姐说: “没有, 没插进去还弄得我很疼。 ”我说: “方法不对。 转眼到了周末,是我和媚儿相约的日子。 我花了两万元给媚儿买了一根令她很满意的项链之后, 我们就去开房了。 去房间的时候,我从车上拿下我的手提电脑, 里面有很多我从性吧下载的A片。 进了屋,我们先搂在一起看A片。 片子是一个成年男人和一个少女交合的日本片子。 日本的东西多少都有些变态。 一会儿用振动棒,一会儿用假阳具的,最后才是真刀真枪的实干。 很快我们看也都兴致昂然,开始自己演A片了。 当我伏在媚儿的身上, 正在抽插的时候媚儿突然问我: “我看刚才这个片子上, 那个男人肏那个女的的时候那个女的屁股眼里还插一个振动棒, 那是为什么呀?”我说: “为了舒服呗。 女人前后两个眼都插上,多爽啊。 ”媚儿说: “肏屁眼儿也舒服吗?”我说: “当然舒服了, 要不为什么那么多娘们喜欢啊。 媚儿说: “那咱们也试试。” 到底是年轻人,有这种尝试的欲望。 而艳姐我那样劝说也没让我肏屁眼儿。 我当即很爽快地答应。 我先把媚儿被我肏出来的淫水滑液,用手指往她的屁股眼里弄。 媚儿撅着屁股问: “你干什么呢?怎么不用鸡巴?”我说: “别急, 我的小骚货。 我先往你的小屁股眼儿里弄点滑液,再用手指把你的肛门撑开一些。 免得我的大鸡巴把你的小菊花给我肏裂了。” 准备就绪之后,我把大鸡巴对着媚儿已经微微张开的肛门, 慢慢地往里捅。 阻力很大,比小屄紧多了。 媚儿开始呻吟: “啊,啊,不行啊, 我的好哥哥疼啊。” 我拔出鸡巴并迅速插进她的小屄里,粘上好多淫液之后再拔出, 再一次的插进媚儿的小菊花穴中。 这次比上次好多了,我慢慢的开始抽送。 媚儿真的很适合肛交,插着插着她的直肠里居然也很光滑, 很湿润。 我肏干得也越来越快了,肚皮撞击她的屁股啪啪的响。 媚儿被插得也特别的舒服连声的大叫着: “啊, 啊啊,我的好哥哥,我的亲哥哥,舒服死了。” 当我把精液射进她的直肠深处的时候,小骚媚儿居然高潮得连尿都出来了。 以后的日子里,我经常和艳姐或者媚儿作爱。 生活是如此的美好,两个美人,一个成熟丰满, 一个青春貌美。 可有一天事情有了一个惊人的变故。 那天,我正在艳姐家里,我坐在床上,艳姐坐在我的身上, 准确的说是坐在我的鸡巴上正在电脑前看性吧上的小说。 (我早已经给艳姐买了台配置相当不错的电脑。 )这时突然门开了。 艳姐说: “不好,是我女儿回来了。” 说完赶紧起身,但已经晚了。 艳姐的女儿进来的时候,艳姐正光得大屁股站在床上, 大腿根处还淌着淫水。 而我坐在床上,大鸡巴还在挺立着。 而艳姐的女儿正是媚儿。 媚儿呆立在门口, 说: “你,你们?”她没想到跟她妈在一起的男人竟然是我。 ) 而我也一时无语,我怎么也没想到她们是一对母女。 媚儿突然扑过来在我的身上撕打着说: “你个色狼, 居然跑到我家里来肏我妈我打死你,你个色狼!” 艳姐过来想拉开媚儿, 没想到媚儿勐的推开她妈说: “你个骚货 大白天的就在家里养汉光着大骚屄让野鸡巴肏。” 媚儿有些不可理喻了。 媚儿指着我说: “你个混蛋,昨天刚刚肏完我, 今天又来肏我妈。” 这回轮到艳姐惊呆了,本来她以为她偷情被女儿发现, 她已经离婚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没想到我居然还跟她的女儿发生了关系。 一时场面非常的尴尬。 看来这个局面只能由我来打破了。 我说: “这事我也没想到,我不知道你们这种关系的。 我不会亏待你们的先都要冷静一下。” 媚儿仍然不依不饶上来在我的身上扭着掐着。 而艳姐已经开始帮我在劝媚儿了。 我于是使个眼色让艳姐出去,并把门带上。 艳姐出去之后,我把在我身上撕扯的媚儿压在身下。 这事由鸡巴开始的,那还让鸡巴来解决问题吧。 解铃还需系铃人嘛。 媚儿很快就被我压在下面了,她的小内裤也被我弄到一边, 露出她的那个我非常熟悉的小屄儿。 我的大鸡巴插了进去,说来也奇怪,她的下面已经是湿的了。 可能是目睹了我和她妈的奸情使她很兴奋吧。 我近乎虐待的奸着媚儿,媚儿先还有些抵抗, 到后来就象我们平时那样开始和我尽情的交欢了。 我一边咬着媚儿的奶子,一边用大鸡巴在她的小浪屄里捅着。 干得非常的响,满屋都是啪啪的肏的声音。 媚儿被我这样狠干很快就浪起来了。 她在我的下面大声叫着: “啊,啊,啊, 啊啊,啊,肏你妈的,你个牲口,你肏我,你还肏我妈。 啊,啊,啊,啊,啊,使劲啊,肏我。 ”我用低沉的声音说: “小浪屄,我肏死你, 你敢打我还敢骂,看我的大鸡巴饶不饶你。” 媚儿媚眼如丝: “啊,我的亲哥哥, 肏死我吧千万别饶我,使劲干我。” 我大力的耸动着说: “我的鸡巴刚刚肏完你妈, 你得给我叫亲爹才对。” 听了这话,媚儿啊的大叫一声高潮得晕过去了。 当我从媚儿的身上下来的时候,看见艳姐已经进来了, 正站在旁边看着呢。 只听她冷笑道: “你肏我闺女的时候比在我的身上还来劲啊。” 我伸手去拉她,她却甩开我的手走了出去。 我倒在媚儿的旁边。 这时媚儿说: “怎么看我妈生你的气,你就变成这样了。” 我把媚儿搂在怀里说: “宝贝儿, 别这样说。 你妈也不容易的,她一个人带着你,她也是女人啊, 也需要男人的。 ”媚儿说: “哼,那也不能都便宜你呀。 以后你只能在我们中选一个人。 说你要不要我?”我搂紧她说: “要,当然要。” 接下来事情似乎明朗化了。 艳姐表示她要退出,说我要是对她女儿好就行了。 还说她虽然不在乎我有多少个女人,但她不能和她的闺女共享一个男人。 我虽然舍不艳姐,但也没有办法。 花无常开,月无常圆。 直到媚儿在她读书的职业学校毕业了,由于一时还没找到工作, 她就搬回家来住了。 在这期间我只能和媚儿作爱,她也离不开我的, 我也时时想着她嫩嫩的小屄儿。 媚儿回家之后。 我也经常到她的家里去,在她的家里跟一起翻云覆雨。 有一次,跟我做完之后, 媚儿的头枕在我的胸膛上说: “我同意你跟我妈了, 想来她真的很不容易的。 ”说先是一惊道: “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些不正常了啊。” 媚儿说: “我昨天看到我妈手淫了。” 她停一下又说: “最近我看性吧上有好多小说都写母女同床跟一个男人的事, 好刺激呀。 反正你跟我们都没有血缘关系,我和我妈都是你的女人。” 我苦笑着说: “你妈说什么也不让我上了。” 媚儿说 “你呢, 你是不是想上啊?”我说: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呀?”媚儿说: “当然是真话了。” 我说: “想,想上。” 媚儿说: “你个笨猪,你既然想上,还不好办吗, 象那天你对付我那样强奸她。 只要你的鸡巴好使,事情就好办了。” 我说: “是这个道理,鸡巴的事就是得由鸡巴解决。” 当晚,我们三个一起吃饭。 虽然我们三个人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但艳姐在这场合一直不怎么说话。 而且还要我改口,叫她为妈。 媚儿现在很会打营造气氛。 而且还让艳姐喝了两杯酒。 吃完饭,媚儿看她妈进了卧室, 就推了我一把说: “还不快去!”我看看她说: “能成吗?”她说: “肯定成了, 要是不成以后你也别来见我了。” 我推门进了艳姐的卧室,反手把门上。 艳姐先是一惊, 然后俏脸一板说: “你进来干什么?还不快出去。” 我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只有用行动说话。 我扑上去搂住她拼命的亲吻她,艳姐无力的挣扎着。 但很快就被我压在身上,我在她的身上揉搓着亲吻着。 艳姐在无力的呻吟着。 我迅速的脱下她的衣服。 把我硬插的大鸡巴插进她的小屄里。 她的屄很湿,显然还未能对我忘情。 我象那天奸媚儿那样用力的奸着艳姐,肏得比那天奸媚儿还响。 艳姐骂着: “你个混犊子,我现在是你的丈母娘了。 你还敢肏我。” 我喘息着说: “我的好艳姐,想死我了。 我好想你的大骚屄呀,我什么都不管了,我就是要肏你, 我要肏死你。” 艳姐也被感染了。 在下面开始和我配合起来了。 我扛起她的双腿,用老汉推车的姿势肏她,这种姿势肏得又深又狠, 她的下面被肏得一片狼藉。 当艳姐仰在那用力的向上挺动,以求让我的鸡巴肏得更狠的时候, 就听见媚儿的声音: “老汉推车妈,你舒服吗?”艳姐当时羞红了脸, 用手把脸捂住但仍然没有停止和我配合着。 媚儿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下说: “快点使劲啊, 没看出来吗我妈快要到了,现在正是屄里痒得难受的时候。” 我说: “好,看我的。” 一阵勐抽勐插。 有女儿在旁边观看,看着自己被一个男人的大鸡巴勐肏, 看着自己挨肏时的浪样艳姐觉得异样的刺激。 再加上我的大鸡巴的勐轰, 很快的就听见她叫着: “啊, 啊啊,我的妈呀,肏死我了。 啊,啊……”尿液和淫液从她的小屄里一齐向外流。 媚儿说: “你个坏种把我妈肏得尿了。” 鸡巴的事,真的只有鸡巴能解决。 完事之后艳姐也不再抗拒我了,任由我躺在好怕身边, 而媚儿则上来躺在我的另一边。 真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样的美好。 我一边一个搂着这娘两个,左边亲一下, 右边亲一下。 媚儿说: “看把你美的,今天我们三个都睡在这儿, 你要把我们娘俩都伺候好了。 ”说着又捏了我的鸡巴一下说: “看你这个坏东西受得了, 受不了。” 我笑着说: “受得了要受,受不了也得受啊。” 媚儿说: “我倒要看看,你一根鸡巴有多大能耐能同时伺候好我们两个屄。 ”我把媚儿抱起来放到艳姐的身上说: “我先看看你们娘俩的屄长得像不像。” 媚儿对此很感兴趣问道: “象不象啊?”我仔细看了看说: “象, 真的很像毛都比较少。 你的毛少,你妈的也不多。 阴唇的形也很象,就是你妈的比你的稍微大一些。 这样吧,你是我的小屄,你妈是我的大屄。” 这时艳姐突然说: “媚儿你也去看看。” 媚儿说: “看什么呀?”艳姐说: “你也看看妈的大骚屄, 你就是从妈这里出来的。” 媚儿起身趴在她妈的两腿之间看。 我看她的小圆屁股撅着,就从后面给她插上了。 媚儿说: “好啊,你趁这机会又肏人家。” 我搂紧她的屁股说: “是啊,我刚肏完你妈, 现在轮到你了。” 媚儿觉得也很刺激,她用力后顶,迎接着我的大鸡巴轰击。 我拍打着媚儿的屁股说: “快,我的小骚媚儿, 给我叫爹。” 媚儿呻吟着: “啊,啊,爹,我的亲爹, 用你那个粘着我妈的淫水儿的鸡巴使劲的插你的小嫩闺女吧。 ”我用力的肏着说: “你个小浪货,叫得再浪些。” 媚儿用断断续续的声音说: “啊,亲爹呀, 嗯嗯,不,嗯,不行了,叫不出嗯,来了,你插到人家的子宫里了。 当媚儿被肏倒之后我又趴在艳姐的身上再一次的肏她。 她又是好长时间没挨肏了,一次显然不能解决问题。 被我再次的插上,她叫得很欢,很浪。 媚儿喘过气来之后就趴在她妈的两腿之间看。 我说: “你看什么呢?”她说: “我看看我妈生出我来的地方被你的大鸡巴给肏成什么样了。” 我说: “肏成什么样了。”  她说: “我妈的大骚屄都被你肏得张开了。” 停了一下她又说: “妈你女婿肏得你怎么样啊?爽不爽啊。 ”艳姐浪叫着: “啊,啊,啊,啊,我的好女婿, 真会肏妈呀真会肏妈的大骚屄,再死劲,把妈的大骚屄干烂, 妈要你要你的大鸡巴。” 我说: “我的亲亲的丈母娘,我的骚屄丈母娘, 我肏你我肏你的大骚屄。 等我把你的大骚屄肏爽了之后,我要把你的闺女, 小浪媚儿放到你的身上让你们俩个屄在一起挨肏。” 话音刚落,艳姐已经高潮了。